青海省团校

缅怀英烈 不忘历史

      发生的一切不管是悲壮还是惨烈,都被真实的刻印在历史的梁柱上,不可磨灭,更不能挥散。岁月的河流,无情地磨损着生活的轨迹,暗淡着记忆的踪影,但是这些用鲜血写成的文字,用生命绘出的图画,却在时光不息的流逝中,越发闪烁出熠熠生辉的光彩!
      现存的真实史料,再现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为了扩大革命根据地,建立人民政权,打通与苏维埃的国际通道,冒着国民党匪军的枪林弹雨,克服千难万险,一路西进,最终失利于祁连山的悲壮历程;讴歌了红军将士为了建立新中国,攻克河西走廊,人民群众英勇参军参战,军民同仇敌忾,保卫人民政权,与国民党反动派血战到底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革命精神;充分揭露了反动军队严刑拷打杀害红军战士令人发指的罪行;反映了当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营救红军将士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看着眼前一张张照片,会让人心痛不已,激动万分,尤其是那些刺痛心弦的文字解说。一支由徐向前军长、陈昌浩政委带领的2万多人部队,与国民党军队匪首马步芳带领的10万敌人,在河西走廊奋战197天,最终因寡不敌众,幸存者仅剩400余人,仍在祁连山一带坚持战斗。西宁,曾是马匪的巢穴,在这里,禽兽似的匪军曾把一个红军战士的孩子撕成了两半;也是在这里,残忍的匪军把被俘红军战士的肉一层一层割下来,直到剩下骨头,我们的战士哼都没哼一声;还是在这里,匪军把红军连长以上干部的头颅砍下,去南京请赏。这是一支不知道有多少耐力和坚韧的铁打部队,不管用多么鲜活的照片,无论用多么精炼的言语,都无法道尽他们曾经遭遇过的欺辱和痛楚,这一切只有当时的他们自己才能感受。
      如果说思想是一个人的灵魂,那么信念就是这个灵魂的根。他们作为革命军人、作为为共和国解放事业而献身的战士,面对惨无人性的杀戮和折磨,他们却毫不畏惧,宁死不屈。假如没有“革命终将在浴血奋战中战胜,成功终将属于自己”的坚强信念所支撑,那些革命战士们怎能会坚持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这是何等的精神,岂能用一些图文释其所有呢?军人也好,战士也罢,他们首先都是人,都是有血有肉、有生命有灵魂的躯体,但不同的是他们遭受了从来没有过的,非人的痛苦和磨难,他们的心灵必然是充满着血和泪,甚至连血泪都干了,只有累累伤痕,想到这里我又一次感到强烈震动,震的我心痛,震的我呼吸受阻……
      至此,最让我辛酸的是浮现在脑海中那段被封尘了好多年的惨烈而悲壮的历史,由于失败而不为人所知。据史料记载,“西路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讳莫如深的历史:仅仅四个多月的时间里,红四方面军2万多人打到最后只剩下400多人回到延安,几近全军覆没。然而,他们的惨烈和悲壮换来的却是,叛军说、牺牲说、指挥错误说,直至在2006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纪念之际,“西路军”首次被作为红军的一部分,呈现在大众面前。80年代以前,西路红军被定性为叛军,认为西路军是张国焘私自调动四方面军部队,想把四方面军带走,企图再一次另立中央,以实现张的个人政治野心,最后导致了彻底失败;80年以后,李先念,徐向前积极主张指挥失误说,认为西路军过黄河中央是知道的,是奉了中央的命令行事的,不能认为是叛军,同时中央在指挥问题上也有过错,应给予西路军平反;牺牲说是比较流行的说法,认为是借刀杀人,排除异己,海外多持牺牲说。
      无论是哪种说法,对于西路军来说都是最不公平的冤屈,经受了如此空前绝后的苦难,他们的灵魂怎能在这样的绝望声中得以安息呢?作为后人,最终还原了历史的真相,给那些曾经为国捐躯的英烈忠魂们还回了公道。
      革命英烈,永垂不朽!
马有林
2016年10月30日